欢迎光临佳木斯旅游网
加入收藏夹 | English
当前位置:主页>自助游记>
静静的黑龙江
来源:  作者:
前年暑期,我们来到佳木斯避暑。  原以为这里是东北边陲城市,地处北纬四十七度线上,夏日一定凉快。谁知一下火车,热浪袭人,气温和北京差不多,一样的骄阳似火,宾馆里一样的开着空调。因此住下来后我们商量着再往北走,一定要找到个凉快的地方,于是有了依兰和萝北之行。  先去依兰。依兰和佳木斯都在松花江边上,出佳木斯沿松花江南岸往西,车行一个多小时便到了依兰县城。依兰县城古名三姓镇,是金人入关前的政治经济重镇。金灭北宋后,把俘虏的徽钦二帝押到依兰古镇的慈云寺中囚禁,因此当地人管慈云寺叫徽钦二帝坐井观天之处。寺中游人不多,庭院不大,古木参天,很是幽静。我问当地导游:徽钦二帝坐井观天的井在哪里?回答说就是这个庭院,庭院不就是天井吗?我顿觉东北人不但豪放,也很幽默。是的,与广袤的松辽平原相比,这庭院简直比井口还小。遥想当年宋朝的两个皇帝,被人押着长途跋涉五千里,来到这北国荒原古镇,又被囚禁在这座如井的小寺中,那种离乡苦、亡国恨定会难以名状。往事越千年,如今人们对辽金与北宋之间的谁胜谁败已经不在意了。当年的金戈铁马,生死搏斗,而今只当历史故事讲,只当历史故事听了。  从慈云寺出来,北渡松花江,便从东南端进入了小兴安岭。大巴车沿巴兰河岸溯流而上,去寻找这条河的源头,我们也想学东坡先生“老夫聊发少年狂”,作一次源头漂流。离源头还远,向车外望去,满目青山绿水。原来巴兰河两岸皆山,山上的林木并不高大,但很茂密,郁郁葱葱,生机勃勃。巴兰河恰似万木丛中的一条彩带,河水在落差大时是银白色,平静时呈绿色,在万山丛中清流婉转,如诗如画。  到了河的源头,下得车来,更觉投入大自然的怀抱。我们这些久居城市的人,个个情不自禁地深呼吸,贪婪地呼吸着这里带有松林清香味而绝对新鲜的空气。抬头望天,天是天,云是云,蓝天白云;低头看地,树成林,草如茵,青山绿水。久居城市的我们,不见蓝天白云久,距离青山绿水远,这次享受这大自然的厚赐都很兴奋,虽年届七旬,脸上却绽出孩子般的笑容。这使我想起初来时当地领导介绍说,这里担当着为国家保护生态环境的重任,经济建设是以发展生态农业和旅游业为主,所以人均可支配收入相对较低,希望国家加大对农业的投入。  转天我们驱车去萝北,这里是一望无际的黑土平原,但不见黑土,只见黑土地上长出的大豆、玉米和水稻。玉米已经抽穗,大豆尚未开花,长势都很好,绿油油的高低有序,在微风中摇曳,更显生机。极目望去宛如一片绿色的海洋,偶尔可以看到农垦点,也就是当年的知青点,像海洋中的舰船那样静静地停泊在那里。车到萝北县城,一个转弯折向东,行约数里,到了黑龙江边一个叫名山的地方,这里就是中国的边界了,江对岸就是俄罗斯。  我没去过俄国,这次原以为能站在黑龙江边望一望对岸的俄罗斯是什么样就心满意足了。没想到组织者竟安排我们上了一艘游船,而且驶过了主航道,沿俄国边境转了一圈,这真使我大喜过望。  俄罗斯那边是个小镇,说是镇,其实按中国的标准看,至多是个村庄。村庄后面是丘陵地,丘陵地上是茂密的森林,与江南岸的一片大平原,平原上尽是大豆玉米相比,形成鲜明的对照,否则更看不出是两个国家了。俄国那边人很少,我们乘船沿那边行驶时,偶尔能看见一两个人,有一位老人还站在木栅栏里向我们挥手致意,我们也还之以礼,双方的心情和态度都十分友好。除了他们,我也没有看到俄国的一兵一卒。只是看见在江边耸立起两座高高的瞭望塔,站在塔上可以俯视中国这边的松辽平原,但是如今已是人去塔空,塔的顶棚也有些脱落,只作为昔年中苏对抗的遗迹供人们凭吊了。  黑龙江作为中俄边界已有一百五十年的历史了,在这一百五十年间,它曾经波涛汹涌,狂风怒号;它也曾风和日丽,波澜不惊;它又曾顿失滔滔,战车隆隆。俱往矣,如今黑龙江静静地流淌,载着中俄两国人民的友谊一直汇入海洋。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